曾是被霸凌者,罗老师:当校园霸凌发生,先安慰孩子的情绪

曾是被霸凌者,罗老师:当校园霸凌发生,先安慰孩子的情绪

今天依然是令人厌烦的上学日,前往学校的脚步像拖着铅球一样沉重,从踏进校门的那刻起,我就在心里想着,希望不要再遇上那群人。整个上午的下课时间我都窝在教室里,不想有任何机会遇到他们。下午体育课结束,我走到小卖部买饮料,居然就遇上那群人!他们围着我,嘴里不停挑衅:呦~你来啦?怎么一个人啊~?

耳里听着他们的嘲讽,回想过去他们在学校休息时间常来找我碴,即使没有真的动手,但不间断的言语挑衅、人身攻击,早已让我身心疲累。他们的群体势力不但针对我,更威胁我身边的朋友:不想惹麻烦就滚远一点。我开始夜里失眠、吃东西也没有胃口,也不想再交朋友,在校总把自己缩成一颗小灰尘,希望他们找不到我,每天上学成了酷刑。

是啊,我总是一个人,我在心里自问自答,突然间感觉到非常孤独,心里的那股不满到了顶点,像火山喷发一样快速涌上。 我做错什么?你们凭什么这样对我?我在心里大吼......

故事的主角长大后,成为AMI国际蒙特梭利协会翻译讲师、美国正向教养协会认证家长讲师──罗宝鸿深耕蒙特梭利幼儿教育近20年,同时是Uncle Henry 安可美语的经营者。有谁能想到,校园霸凌,对他来说不只是回忆中隐隐作痛的伤疤,也是他所教导的孩子们,依然在校遇到的痛苦处境。

曾是被霸凌者,罗老师:当校园霸凌发生,先安慰孩子的情绪

他在香港就读初中直升高中的学校,从初一到高一,遭受整整四年的校园霸凌,原因却小到令人意想不到,只是因为他走路时不小心踩到一位足球队员的鞋后跟,就被整个校队当成霸凌对象。 当时每天生活都是灰色的,我想不起任何一件开心的事,胆子变得很小,愈来愈孤僻,说我是行尸走肉也不为过。回想被霸凌那段期间,他仍眉头深锁。

校园霸凌严重,近几年也逐年增加
从罗宝鸿的学生时期到现在,校园霸凌依旧存在。根据教育部今年(2020)1月提供的数据,2017年至2019年高中职以下学校霸凌通报件数,2017年起合计通报共584起、2018年537起、2019年767起;已确认为霸凌案的件数依序则是143件、157件、185件,近3年逐年增加。

因为学生时代的经验,他对于校园霸凌特别有感,因此当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学生身上时,他的感受特别深刻。在今年9月刚开学,女孩(小A)在从一年级就在罗老师的英语补习班学习,刚升上六年级的小A妈妈告诉罗老师:我们转学了。罗老师关心询问下家长才难过表示,小A在小五遭受一整年的霸凌,全家讨论后决定离开不友善的环境。

小A班上有一群成绩好、擅于表达的风云人物小团体,小A本身好动、爱跟同学开玩笑,不知什么时候在言语上得罪这群同学,开始她为期一年的黑暗生活。小团体中有风纪组长,小A即使什么也没做,她的座号每天被记点,导致她有永远抄写不完的罚写;体育课打球也被集中攻击、精神压力大导致上课回答不出问题小团体起哄骂她白痴、其他同学被威胁不准跟小A交朋友、课本作业常无端消失……虽然没有肢体上的攻击,但言语嘲讽、被孤立、被老师误会成坏学生让她身心俱疲,最后已出现拒学反应。 听到时我简直不敢相信,在我学生时代遭受的苦,同样在我的学生身上重演。罗老师沉痛的说。

曾是被霸凌者,罗老师:当校园霸凌发生,先安慰孩子的情绪

每当霸凌发事件发生,需要处理的不只是单一对象,过程中每个角色,甚至环境,都环环相扣。罗老师身为教育教养专家,提出以下建议:

一、理解被霸凌者的情绪:不用怕,我站在你这边
家长听到孩子在学校有冲突时,第一个反应是什么?有些爸妈会跟孩子说:你不要去惹人家,别人就不会弄你啊!罗老师观察,很多被霸凌的孩子确实在人际相处上有些问题,爱捉弄同学、好动、说话太直接等特质,但此时重点是接住孩子的情绪,再慢慢引导改善人际关系的方法,不要马上责备孩子你也做不好,所以才被欺负。这是对孩子的二次伤害,也让被霸凌的孩子更不想跟爸妈求救。

其次,离开被霸凌的环境。罗老师提醒,如果孩子被霸凌时,家长在老师和学校方得不到支持,或沟通没有共识,无法解决孩子在校被霸凌的情形时,我同意转学是个方式,重点是让孩子尽速远离被霸凌的现状。他提醒家长,被霸凌者会有很深的自我厌恶和价值低落,孩子会不停怀疑自己,为什么是我被霸凌?我做错什么吗?原来我是一个这么烂的人,大家都讨厌我吗?

最后,罗老师强调,被霸凌者常处于相当孤独、无助的情况,不知道能如何改变现状,因此旁人情绪和行动上的支持,能给被霸凌者很大的勇气。罗老师回想被霸凌的时光,最想要有人跟我说,不用怕,我站在你这边。由于当时罗老师家中有些状况,爸妈常不在家,被孤立没有知心朋友,怕爸妈担心也不敢跟老师说。 很希望有个老师发觉我不对劲,或有同学站出来告诉霸凌者:这是不对的。罗老师分享当时心情。

曾是被霸凌者,罗老师:当校园霸凌发生,先安慰孩子的情绪

二、当霸凌者未被揭穿,可能产生更多霸凌循环
除了接起被霸凌者外,霸凌者需要被教育、引导同等重要。罗老师观察,有一种情形是被霸凌者转学后,霸凌者依然故我。罗老师以小A为例,小A转学之后偶遇霸凌者,对方却说:你转学后,我们现在霸凌班上的B同学!表示小A虽然离开了,但霸凌事件仍在持续。罗老师强调:很多霸凌者不知道自己这么做,会对别人造成多大的伤害,这些孩子需要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不对。

霸凌者必须了解自己做错的重要性在于,阻断下一次造成校园霸凌的三个元素:霸凌者、被霸凌者和旁观者。举例来说,被霸凌者转学到了新环境,仍旧觉得自己黯然离开、有满腹委屈,如果看到其他人被欺负,怕自己成为下一个被霸凌的对象,出于恐惧和保护自己,选择当噤声的旁观者;更甚者,成为下一个霸凌他人的孩子,因为被霸凌者会觉得,用这种方法对待自己不喜欢的人,是可以被允许的。

罗老师分享他的经验,被霸凌的日子停止在高一,是因为他忍耐到了极点,去找当初号召他人霸凌自己的人打架,校方介入调查,最后校队为首的3人被退学;多年之后,罗老师偶遇当年的霸凌者,对方直接向罗老师道歉。 冲动之下打架固然不对,但学校最后让霸凌者知道自己做错了,这件事对我有很大的鼓舞作用,表示这些事情不该发生,不是因为我很糟糕才被霸凌。

第二点,罗宝鸿提醒老师和家长,霸凌者的面貌并不典型。许多人想像霸凌者的面貌很单一,传统上认为像胖虎人高马大用拳头威吓的类型,事实上,很多成绩表现出众的静香也可能是霸凌者,这些在班上受到老师信任、同学羡慕的好孩子,若不懂得尊重与自己不同的同学,就可能觉得某些人怪咖、爱呛人,埋下霸凌的种子。 即使肢体上没有受伤,语言谩骂、侮辱,煽动他人孤立特定孩子,这些都是霸凌。

曾是被霸凌者,罗老师:当校园霸凌发生,先安慰孩子的情绪

罗老师认为,有时鸡毛蒜皮的口角都可能是霸凌的原因,要杜绝霸凌,需要老师、家长和孩子共同努力,缺一不可。

三、遏止校园霸凌,需要全方位的解决方案
身为教育者,罗老师认为,霸凌者、被霸凌者和旁观者三者,都需要老师和家长的教育和协助,我站出来分享自己的经验,希望唤醒家长的关心、老师的警觉性。许多霸凌事件与班级气氛有关,从孩子间的争吵、频繁告状或冲突,小团体间的摩擦,可以窥见哪些同学可能已经被贴标签,有赖于老师的细心,及早阻断同学们之间发展到霸凌的局面。青春期的孩子很难向爸妈开口自己遇到的困境,当孩子出现情绪不稳、失眠、学习状况很差,甚至是拒学等状况,需要家长耐心与孩子沟通,抽丝剥茧找出孩子的困难。

最后,罗老师由衷期望,校园霸凌不再发生,也许现在正有孩子在受苦,不知要跟谁说自己被霸凌的痛,我想让这些孩子知道,有很多人站在你这边,不要怕说出来,即使你有错,也没有任何人应该这样被对待。罗宝鸿坚定表示。

曾是被霸凌者,罗老师:当校园霸凌发生,先安慰孩子的情绪

本文原创,作者:锋哥,其版权均为锋锋很厉害所有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bwger.com/46.html
11

发表评论